没人在家

和微单磨合也太累了。照片最后还是没有我想要的感觉。


少女一样的小新娘。嘻。

很开心的一天。

看云看月亮看路人看路灯,很恐惧十月就这样一天天过去。

深夜立flag的好时机,至少拍出一套喜欢的照片,读完三岛由纪夫,和通过各类考试。

顺便帅气的王,了解一下。


十月里第一次失眠,坐起看了十分钟书,感觉牙龈出血,一嘴的血腥味。

老母亲打了麻将刚回家,稀里糊涂吃了一碗饭,有时候希望长辈能好好吃饭。也不是很清楚,年过半百或者已至花甲的她们,会不会害怕死亡。一只脚往前迈的时候,是不是会掉进什么奇怪的地方。

好奇死亡大概是可怕的事情,如果现在去死亡就能掉入另一个空间,仿佛很有意思。但另一个空间的生活肯定也很难。

六点五十的闹钟,感觉马上就要响。偶尔夜里四点醒来的时候会侥幸说,还能有两个小时富余的时间去睡觉。



明天就好好睡觉。


轻而易举得处理情绪,大概是我这有一杯隔夜的酒,还掺了太多的水。


看了小谢尔顿疯狂爱上小谢尔顿。

把“工作之余,如何挣钱”这件事加入年末计划。

我总觉得人生需要尝试无数种可能。

看到家里墙壁上有一只蚊子,七点我去洗手间他在,十一点我去的时候注意他还在。百度百科了一下,蚊子的一生也太短暂了。

睡觉,晚安。

一个里程碑式的聊天。

我在知乎写回答的时候,提到了小桑。然后十一点多,我想到早上小桑问我,和男朋友分手,想要看什么书。我说,最近没看书,没法推荐呢。之后,我尝试问她,为什么分手。她避而不答,一如往常。

我知道,知道她分手,酗酒,心情不愉悦。从她的朋友圈获悉了一切。

但是,我和她说,很遗憾缺席了很多重要的时刻。


并且,我是真的不想要再靠近小桑的人生,或者是靠近不了了。她也不再需要我。心情就像听到她和小姐妹合租,一起吃饭逛超市分账单,一样down。


里程碑的点在于,我们熟悉又陌生的说了晚安。划清了界限。

公众号分享了一条应景的文章。

里面有句话说:但只要你会因为我的陪伴而好过一些,那就够了。在我这里,大概是:只要你曾经因为我陪伴过你而好过一点,那就够了。


然后,朝各自的人生追寻了。

这首歌送给我最爱的桑,希望你好。


九月末,有人有了猫,有了去了远方,有人马不停蹄的喝酒,有人在家坐享天伦。只有我在九月里瘫倒,苟且偷生。

我有点羡慕在远方的人。